咱们问了扬之水,怎么看她的明代头面名称被质


时间: 2019-03-02

△ 定陵出土金簪 / 《北京文物精粹大系 金银器卷》

这次得到扬之水先生在讲座上的回答之后,我觉得应该整理一下这多少种说法,不是基于谁对谁错,而是大家各自的论证逻辑是怎么的。就像我给知乎写的对于沈从文先生的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一书的导读一样,先生的研究成果当初看来有点陈旧,然而学术思维跟研讨方法是依然非常值得参照的。

△ 不合示用意

孙机先生是最早对明代䯼髻及头面定名的人,他认为䯼髻顶部的是“顶簪”,正面旁边的是“挑心”,扬之水先生沿用了这个说法。提出异议的是董进(撷芳主人),董进认为䯼髻顶部是“挑心”,正面旁边是“分心”(分心咱们在下一段探讨)。

对“挑心”,双方都是用了同一条文献,然而对此的解读却不一样,造成了结果的分歧。

孙机以为,自下而上斜挑插入的䯼髻警惕(如下图),是“挑心”得名的起因,扬之水沿用了这个说法。

去长沙听扬之水的讲座,幸好同行的有不社恐的友人,把一个围绕很久的疑难给问了。所以我也就把这部分的常识从新审读了一遍,整理了一下。

“挑心”和“顶簪”

关于明代头面的名称,主要是顶簪、挑心、分心、满冠这是个名词究竟指的是哪些具体首饰,即“名”跟“物”的连线题(参见旧文《历史的“名”与“物”:你的名字,是最短的谜题》),目前是有多种说法,并且说法不太一致。

顶用宝花,谓之挑心。——《云间据目钞》

来自网络的说法相对传播较广,也比较便利验证,一些学者们的说法是通过论文或专著传布,对个别喜好者来说,就不怎么容易接收到,也不方便验证。会造成学界和爱好者们的信息差,这也是网络遍布后比拟常见的气象,之前在《斜襟?偏襟?大襟?琵琶襟?是汉服圈搅浑了这一脑门浆糊吗?》里也提到了这点。但并不说明学者的一定对,或者网